首頁 >> 正文
【文史原創】甘肅省科舉取士考略
2018年04月03日
來源: 飛天陽光網
【字號: 】【打印

????科舉是中國封建社會時讀書人參加的人才選拔考試。它是歷代封建王朝選拔官吏的一種制度。由于采用分科取士的辦法,所以叫做科舉。

????中國科舉制度的創始人是隋文帝、隋煬帝。隋朝統一全國后,隋文帝為了適應封建經濟和政治關系的發展變化,擴大封建統治階級參與政權的要求,加強中央集權,于是把選拔官吏的權力收歸中央,廢除九品中正制,開始采用分科考試的方式選拔官員,他令“諸州歲貢三人”參加考試,合格者就可以做官。如果以杜佑《通典》始于煬帝大業三年(607年)的說法為準,那么到清光緒三十年(1905年)廢科舉為止,差不多有一千三百年歷史。

????科舉的原意是分科舉士,但從唐朝起,就偏進士科,以后只有一個進士科。進士科的第一名叫狀元,這個名稱也是唐朝就有的。當時到禮部參加考試的人都要投一張“狀”,狀元的名稱就由此而來。

????隋唐實行科舉取士大體分為三類:有學館出身的名氣大的學生徒弟、有州縣考學的“鄉貢”、有皇帝直接考選的“制舉”。設秀才、明經、進士、明法、明 字、明算六科,以進士科為重。在唐代甘肅科舉考中進士的共有17人。

????宋代的科舉,大體上沿襲唐朝,分貢舉和制舉兩種。貢舉由禮部主持,由進士九經五經明經明法等科。投考的士子先經本周考試及格,報送至禮部,這叫做“發解”。禮部考試及格,再參加殿試;殿試及格,方為“及第”,而授“官職”。宋初每隔一年或二年舉行一次考試,到英宗時,始定為三年一試。制舉,亦名特科,是貢舉的一種補充。因為貢舉三年舉行一次,對于優秀分子,仍恐有遺漏,所以由皇帝臨時下詔,不定期舉行,赴考者亦不必經過地方的保薦。

????“宋承唐制,抑又甚焉” 。宋代“重文輕武”,所以很重視科舉考試,但后期導致選官過冗過濫;相比之下,宋代常科的科目比唐代大為減少,其中進士科仍然最受重視,進士一等多數可官至宰相,所以宋人以進士科為宰相科。宋呂祖謙說:“進士之科,往往皆為將相,皆極通顯。”當時有焚香禮進士之語。進士科之外,其它科目總稱諸科。

????北宋對河隴地區教育的重視不僅僅反映在開設蕃學和經費保障方面,在科舉方面也有所體現。出于對“西北人才多不在選”的考慮,宋王朝不但在政策上放寬,允許蕃族士子可以參加各級考試外,還專門修訂蕃區考試章程,實行蕃漢有別的錄取辦法,對蕃族士子以照顧。熙寧六年,“詔熙河路舉人不以戶貫年限聽取,應熙州以五人,河洮泯州各以三人為解額”。熙寧八年,河州蕃學設置后,“增解進士為五人額”,而且蕃族士子參加“貢院考試不中格,宜依特奏名人例就試”。這一優惠政策使得宋朝時所轄今甘肅西南部的洮、泯、成、階、文諸州縣士子科舉中得中者頗多,先后有38人中進士,是唐代的兩倍多。

????元代國祚不足百年,但在學校教育制度的建設方面較前朝有所進步,尤其是培養專門人才的專科教育和民間廟學、書院發展很有特色,明清兩朝都未曾超越元代的辦學規模。這一時期,甘肅士子中進士共10人。

????明初因戰爭破壞,隴右經濟文化落后,甘肅考中的舉人進士較少,到弘治、嘉靖時期,經濟得到發展,讀書人增多,甘肅及第者也相應較多。明代后期,狼煙四起,人們難以安心讀書,鄉試考場又遠在西安,路途迢遙,盜匪猖獗,甘肅參加鄉試者也寥寥無幾。這一時期甘肅中進士175人。

????明代甘肅進士中名次最好的是蘭州人黃諫,明正統七年殿試一甲探花,授翰林院編修,人稱黃探花。最著名的文學家當推慶陽人李夢陽,明弘治六年第一名舉人,次年中進士,是明代復古文學的盟主。年齡最小的舉人和進士為平涼人趙時春,嘉靖五年14歲陜西鄉試第二,17歲會試第一,殿試二甲第三名,授翰林院庶吉士,為著名文學家書法家。學術成就最高的首推嘉慶四年進士武威人張澍,他也是甘肅歷史上最杰出的學者,曾受到梁啟超、魯迅先生的高度贊揚。清代著名學者張之洞《書目答問》將其列入經學家、史學家和金石學家。

????清朝的科舉仿明制,更為繁復周密。清代對地方各級學校學生參加科舉有統一規定:府學一年一貢,州學三年兩貢,縣學兩年一貢。清朝二百余年間,甘肅士子科舉中進士280人,舉人1680人。

????清代前期,西北軍務乃軍國大政,國家需要武將,甘肅武進士相應增多。清代中葉,社會矛盾聚焦內地,又因洋人入侵,國防重心向南轉移,甘肅武進士也就漸漸趨少。明清武進士最著名者為臨夏馬福祿、馬福祥兄弟,馬福祿光緒元年鄉試第一,次年中武舉,六年中武進士;馬福祥光緒二十三年以鄉試第二名中武舉。

????清代甘肅考中進士最多的是皋蘭,有46名,其次武威42名、天水37名、蘭州30名、隴西28名、徽縣27名、甘谷22名、臨洮21名、隴西16名,張掖有3人。考中舉人最多的是武威,有214名,其次為天水203名、蘭州182名、皋蘭181名、臨洮161名。清代的甘肅學子在文學創作、典籍整理研究、學術文化的傳播交流等諸方面作出了巨大貢獻。據宣統元年刻印的《甘肅新通志?藝文志》記載,隴右文士有籍可考者達2500余人,著述1600余種。

????據《甘肅全省新通志》《甘肅通志稿》和《明清進士題名碑錄索引》記載,自唐至1905年科舉廢除止,隴右共有1039人考中進士,其中文進士642人,武進士397人。文進士中唐代16人、五代2人、宋代38人、金代7人、元代11人、明代218人、清代348人。唐代隴西李氏有6人考中進士,靈臺牛僧孺一家祖孫三代4人都是進士,而且全當過朝廷大員。

????1906年,受陜甘總督升允推舉,范振緒、楊思、萬寶成、田樹浸木和閻士5名甘肅進士,被清政府委派東渡日本法政大學留學,楊思和閻士當年冬天就回國了,其余3人直到1908年才學成歸國。他們是甘肅最早的出國留學生。那么,高臺縣的科舉又是怎樣呢?高臺到明清兩代興辦儒學,進學后的生員,由嚴格的學校紀律管理。除平日的功課、作息、規章制度等的約束,最重要的就是考試。月考、歲考、科考步步跟進。月考是平時的學業督促;歲考是對三種生員等級的調整,關系到生員的生活待遇;科考是為鄉試舉行的預考,要預選出參加鄉試的人選,一般縣級儒學五六十名生員大約選出一二人。生員的出路在于升學,也就是鄉試、會試、殿試一路考下去。這條路叫科甲,最終的結果是一舉成名天下知。由于教育水平的限制,明清兩代五百余年,高臺儒學僅僅一人參加殿試,成為進士,這就是萬歷戊戌科的鎮夷人張國儒。明清兩代五百余年,成為舉人的僅僅只有十一人(據<高臺縣志>統計,武舉另計)。因此,高臺縣的生員的主要出路便是科貢。科貢就是府州縣舉薦人才進入國子監習業。包括五貢:恩貢、拔貢、副貢、歲貢和優貢。明代副貢沒形成定制,至清代成為定例。高臺縣的貢生最多的便是兩年一次,一次一人的歲貢,加上少量的恩貢和拔貢,五百余年共有二百六十余人。貢生原則上是要進入國子監學習的,但是進過考試,也可以授官,多為縣級儒學的訓導、教諭和縣丞、主簿等七、八品的官員。高臺縣的貢生大多以此為進身之階。

????高臺縣也有書院,名為建康書院。但也只是科舉的預備之所,沒有講學、詰難、論辯的學術氛圍,更沒有議論朝政、評品時事的政治活動。

????清末廢科舉興學校,私塾盡廢,高臺縣建康書院也改為高等小學堂,各堡興辦的義學或社學改為初等小學堂。

????甘肅歷代士子科舉呈現出共生效應,一些地方、個別家族有明顯的優勢。士子科舉的這種狀況在某種程度上反映了一個時期一個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的興衰,也反映出統治階層對文化發展的重視程度不同。(作者吳林業)

????

【字號: 】【打印】【關閉

0100701600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631822
南快乐十分开奖公告